艾思奇:把一塊干燒的大餅,拋向饑荒的大眾

內蒙古廣播網 劉迅2019-10-16 14:43
瀏覽

  【編者按】

  希臘神話說,普羅米修斯盜天火照亮塵世。

  馬克思說,我就是普羅米修斯!

  在20世紀上葉的中國,也有這樣一群普羅米修斯:他們將馬克思主義的光亮帶到黑暗不知方向的東方古國,用理論照亮新中國的前路;

  他們將信仰的星星之火,燃成銳利的理論武器,燎原舊世界,催生新中國。

  我們稱呼他們為:追光者。

  他們追逐的馬克思主義真理之光,穿過了舊中國的陰霾,正在一代代共產黨人的呵護下,飛向時代前沿,點亮新時代的光榮夢想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的,“馬克思給我們留下的最有價值、最具影響力的精神財富,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學理論——馬克思主義。這一理論猶如壯麗的日出,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”。

  回望來路,我們同樣不能忘記一路用理論守護中國穩健生長的他們。

?????.jpg

今天介紹的追光者,是“把一塊干燒的大餅拋向大眾”的艾思奇。

  一、一只演講“什么是唯物史觀”的黑貓

  從不信鬼神命運的艾思奇,與哲學的聯系,卻仿佛命中注定。

  1925年,商務印書館出版的一本刊物上,有一幅題為“哲學家”的插畫,畫著一只黑貓,神情與皮膚黝黑的艾思奇像極了。

  于是,黑貓哲學家,便成了他的綽號。

  那時,15歲的他剛剛完成“什么是唯物史觀”的演講,轟動了整個中學校園。進步青年們都想來一睹“黑貓哲學家”的真容。

  他的事跡,也開始在學生間流傳——據說,幼年尚不知“唯物”何意的“小艾思奇”,便已經學會用實踐打破虛無縹緲的東西。

  一次,他偷藏起母親供給菩薩的糕點,被母親發現,便故意說,“是彌勒佛偷吃了。”母親反問他,“彌勒佛是瓷質的,怎會偷吃?”

  他卻振振有詞:“既然彌勒佛不會吃,供他干什么?不要迷信了,根本沒有鬼神。”

  這樣進步的哲學思想,卻也為他帶來了牢獄之災。

QQ??20191015093827.jpg

  1927年,正在抓捕學生運動負責人的北洋軍閥孫傳芳,恰巧遇到艾思奇探望自己領導過五四運動的哥哥,便抓住他投入監獄。

  年僅17歲的艾思奇在獄中因為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的進步思想,受到嚴刑拷打,并被判處死刑。

  幸虧父親與孫傳芳曾是同校校友,艾思奇才得以被釋放。

  為“天下興亡”而呼號,卻陷于無妄之災,這樣的遭遇加深了艾思奇對社會大勢的擔憂,他開始尋找救國救民的真理。

  正在此時,中國共產黨人創辦的《新青年》《向導》等雜志出現在他眼前。書中的思想光芒照亮了他心中的蒙昧與彷徨。

  他對自己的朋友陸萬美說,“我總想找出一種對宇宙和人生的科學真理,但都覺得說不清楚,很玄妙。讀到馬克思、恩格斯的著作,頓覺豁然開朗。”

  那時,各類社會思潮云涌,艾思奇的世界里卻只剩下唯物論與辯證法,這只講過“唯物史觀”的“黑貓”,成了一位徹徹底底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。

  1931年,“九一八”事件爆發,救亡圖存之際,國民黨卻出于“圍剿”共產黨和革命根據地的目的,散布大量謠言,對共產黨和馬克思主義極盡誣蔑之能事。

QQ??20191015093217.jpg

  艾思奇意識到,為了革命的實際,只有讓渴求進步的青年們正確地認識世界、變革世界,才能點亮新中國的星火。

  正如毛澤東所說,“讓哲學從哲學家的課堂上和書本里解放出來,變為群眾手里的尖銳武器。”

  于是,“干燒的大餅”——《大眾哲學》問世了。

  二、一本講述“哲學并不神秘”的暢銷書

  艾思奇之所以稱《大眾哲學》為“干燒的大餅”,是相對大學生而言的。

  深奧的哲學知識就像裝潢美麗的西點,只能到達尊貴的大學生手中。而干燒的大餅,卻可以在都市街頭、店鋪、鄉村,給那些失學者們解一解知識的饑荒。

  任何一種高深的學問,要真正影響大眾,就必須走進大眾。

  艾思奇也深知這個道理。

  所以,在拋出這塊“干燒的大餅”前,如何讓它更為大眾所接受,艾思奇很用了些心力。他在書上看到,古希臘的哲學家蘇格拉底非常善于與人在街頭“辯論”,他的思想也在辯論中逐漸為人所知。

  彼時的艾思奇,正好有一個“辯論”的機會。

  那是1934年,《申報》開設了《讀書問答》副刊,艾思奇負責其中的“哲學講話”專欄,以讀者問答或駁論的形式,講解辯證唯物主義的原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