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國慶:叫“國慶”的,都是對國家懷著最美好情感的人

內蒙古廣播網 劉迅2019-09-24 07:01
瀏覽

  十歲出唱片,登上過無數次春晚舞臺,《365個祝福》被千萬次傳唱……70年大慶之際獨家講述名字背后的故事

  叫“國慶”的,都是對國家懷著最美好情感的人

蔡國慶。 /p中新社記者 曾靜寧 攝

國慶。 中新社記者 曾靜寧 攝

  編 者 按

  2019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日子。70年伴隨著祖國的成長,文化事業全面繁榮,文化產業隨之快速發展,在文化、藝術、娛樂領域,涌現出了一批優秀的作品,以及與時代一同成長起來的文藝工作者。

  他們見證了祖國文化事業的發展,更見證了一個時代的變遷……這其中有著一群特殊的人,他們的名字里包含了“中華人民共和國”中的某個字,也蘊含著對祖國的熱愛與期盼。

  新京報文娛今日起推出特別策劃欄目——“我的名字我的國”,走訪了多位與祖國一路走來的藝術家,聽他們講講自己的家國記憶。

  1 能否講講你名字背后的故事?有沒有問過父母為什么給你取這個名字?

  蔡國慶:應該是父輩那一代人,對國家和民族懷著一種最赤誠的情感。我是60后,我的父輩們經歷了舊中國,迎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,他們深知這一路不是一帆風順的,有過喜悅,也吃過苦頭,但他們始終對祖國懷著很深的情感,對國家和民族充滿了希望,希望自己的兒孫永遠愛這個國家。我一直覺得叫國慶的人,都是對這個國家懷著最美好情感的人,而且運氣最好。

  2 這些年,在你所處的行業里感受到的最大變化是?

  蔡國慶:中國敞開國門后把文化藝術推向海外,同時也把國際舞臺的文化藝術迎進來,這個變化非常了不得。這些年國際文化的碰撞、交融勢不可擋,中國流行樂壇已經變得無奇不有了。從唱法、曲風到配樂、宣傳媒介,拓寬改變實在太多了,唱片賣不動都成了收藏品,只用一部手機就可以聽音樂了。

  3 哪一個文藝作品對你影響最深?

  蔡國慶:少年時代,對我影響深的有兩首歌,一是少兒歌曲《我愛北京天安門》,再大一點最喜歡唱的就是《北京頌歌》,就覺得作為北京人特別驕傲。

  就個人而言,對我人生改變最大的歌曲是最早成名的那首《北京的橋》,它讓我在中國流行樂壇有了自己的位置,也讓國內流行歌壇終于找到了自己的聲音,要不永遠都是在模仿港臺。

  4 有沒有一個人在你遇到挫折時鼓勵你,或是被你視為能在這個行業里堅持走下去的標桿人物?

  蔡國慶:我自己。別人的鼓勵,對你的任何看法、說法都要靠你自己去消化。其實,最成功的人是自己說服自己、自己做自己的主人,能夠清晰地判斷,給你的贊美是不是真實的;面對打壓和別人的挖苦時,能夠去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出現了錯誤。所以每個人都要做自己人生最清醒的主宰者,別人是主宰不了你的。當自己要垮掉時再多的人來支持你、幫你,其實沒有太大用處,我就是個因為吃過苦會倍加珍惜今天的人。

  5 作為前輩,能否給正處于這個行業的年輕人一些建議或忠告?

  蔡國慶:盡管在娛樂圈里說真話和實話可能容易得罪人,但我認為一定要真誠待人。我之所以敢講實話、敢講真話,因為我有底氣,就是我愛中國,無論今后它將面對怎樣的風雨,還是走向更強盛的未來,我都很愛她。

  蔡國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被取名為“國慶”,小時候他總跟著父母去天安門,每當看到“歡度國慶”四個大字就特興奮,不斷地問爸媽“天安門怎么知道我過生日呀?怎么到處都寫著歡度國慶”。

  實際上,他的生日在九月中旬,但預產期是十月一日,父母便給他取名為“國慶”。回憶中,他很早就把自己的名字和天安門聯系在了一起,每到國慶節,天安門張燈結彩、鋪設的花籃彩綢總讓他激動,內心油然而生著自豪感,“那時不懂事,就覺得好像全中國都在給我過生日,一種非常單純的自豪感。”

  等到后來上了中央戲劇學院,進入中國兒童藝術劇院,再到上世紀90年代初加入解放軍總政歌舞團,回望走過的幾十年演藝歲月,蔡國慶感慨自己很幸運,他說,到今天依舊能活躍在一線,就是這個名字給自己帶來的福氣:“因為這個名字是跟國家緊緊相連的,改革開放四十年讓我們這一代人趕上了,我的內心始終對國家的發展和強大心懷感恩。”

  曾與上千個“國慶”大聚會